网站首页 工程新闻 各馆动态 数字资源 讲座视频 满族文化 文件下载
牡丹江市共享工程中心简介
牡丹江支中心辖绥芬河、宁安、海林、穆棱4市和林口、东宁2县及东安、西安、爱民、阳明4城区。全市总面积4.06万平方公里。牡丹江市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在牡丹江市文广新局的领导和支持下,逐步推进,稳步发展,更多>>
牡丹江地区资源服务平台
牡丹江地区数字资源服务平台 更多>>
 当前位置 >> 首页 >>    >> 奏请宣布立宪密摺
 
奏请宣布立宪密摺
 
加入日期:  查看人数: 4803   作者:admin   【
 

2007-05-13 13:50


约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六月末或七月初竊奴才前次回京,会具一摺,籲懇改行立宪政体,以定人心而维国势。仰蒙两次召见,垂询本末,并谕以朝廷原无成见,至诚择善,大知用中

约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六月末或七月初

  竊奴才前次回京,会具一摺,籲懇改行立宪政体,以定人心而维国势。仰蒙两次召见,垂询本末,并谕以朝廷原无成见,至诚择善,大知用中,奴才不胜欣感。旬日以来,夙夜筹虑,以为宪法之行,利於国,利於民,而最不利於官。若非公忠谋国之臣,化私心,破成见,则必有多为之说以荧惑圣听者。盖宪法既立,在外各督抚,在内诸大臣,其权必不如往日之重,其利必不如往日之优,於是设为疑似之词,故作异同之论,以阻挠於无形。彼其心非有所爱於朝廷也,保一己之私权而已,设一己之私利而已。顾其立言,则必日防损主权。不知君主立宪,大意在於尊崇国体,巩固君权,并无损之可言。以日本宪法考之,证以伊藤侯爵之所指陈,穗积博士之所讲说,君主统治大权,凡十七条:

  一日,裁可法律、公布法律、执行法律由君主。

  一日,召集议会、开会、闭会、停会及解散议会由君主。

  一日,以紧急勒令代法律由君主。

  一日,发布命令由君主。

  一日,任官免官由君主。

  一日,统帅海陆军由君主。

  一日,编制海陆军常備兵额由君主。

  一日,宣战、讲和、缔约由君主。

  一日,宣告戒严由君主。

  一日,投与爵位勋章及其他荣典由君主。

  一日,大赦、特赦、减刑及复权由君主。

  一日,战时及国家事变非常施行由君主。

  一日,贵族院组织由君主。

  一日,议会展期由君主。

  一日,议会临时召集由君主。

  一日,财政上必要紧急处分由君主。

  一日,宪法改正发议由君主。

  以此言之,凡国之内政外交,军备财政,赏罚黜陂,生杀予夺,以及操纵议会,君主皆有权以统治之。论其君权之完全严密,而无有丝毫下移,盖有过於中国者矣。

  以今日之时势言之,士宪之利有最重要者三端:

  一日,皇位永固。立宪之国,君主神圣不可侵犯,故於行政不负责任,由大臣代负之;即偶有行政失宜,或议会与之反对,或经议院弹劾,不过政府各大臣辞职,别立一新政府而已。故相位且夕可迁,君位万世不改,大利一。

  一日,外患渐轻。今日外人之侮我,虽由我国势之弱,亦由我政体之殊,故谓为专制,谓为半开化,而不以同等之国相待。一旦改行宪政,则鄙我者转而敬我,将变其侵略之政策,为平和之邦交,大利二。

  一日,内乱可弭。海滨洋界,会党纵横,甚者倡为革命之说。顾其所以煽惑人心者,则日政体专务压制,官皆民贼,吏尽贪人,民为鱼肉,无以聊生,故从之者众。今改行宪政,则世界所称公平之正理,文明之极轨,彼虽欲造言而无词可藉,欲倡乱而人不肯从,无事缉捕搜拏,自然冰消瓦解,大利三。

  立宪之利如此,及时行之,何嫌何疑?而或有谓程度不足者。不知今日宣布立宪,不过明示宗旨为立宪之预备。至於实行之期,原可宽立年限。日本於明治十四年(光绪七年,1881年)宣布宪政,二十二年(光绪十五年,1889年)始开国会,已然之效,可仿而行也。且中国必待有完全之程度,而后颁布立宪明诏。窃恐於预备期内,其知识朱完者固待陶熔,其知识已启者先生觖望,至激成异端邪说,紊乱法纪。盖人民之进於高尚,其涨率不能同时一致,惟先宣布立宪明文,树之风声,庶心思可以定一,耳目无或他歧,既有以维繫望洽之人心,即所以养成受治之人格。是今日宣布立宪明诏,不可以程度不到为之阻挠也。

  又或有为满汉之说者,以为宪政既行,於满人利益有损耳。奴才至愚,以为今日之情形,与国初入关时有异。当时官缺分立满汉,各省置设驻防者,以中原时有反侧,故驾驭亦用微权。今寰宇涵濡圣泽近三百年,从前粤捻回之乱,戡定之功,将帅兵卒皆汉人居多,更无界限之可言。近年以来,皇太后、皇上迭布纶音,谕满汉联姻,裁海关,栽织造,副都统并用汉人,普天之下,歌颂同声,在圣德如地如天,安有私覆私载?方今列强逼迫,合中国全体之力,尚不足以御之,岂有四海一家,自分畛域之理?至於计较满汉之差缺,竞争权力之多寡,则所见甚卑,不知大体者也。夫择贤而任,择能而使,古今中外,此理大同。使满人果贤,何患推选之不至,登进之无门?如其不肖,则亦宜在屏弃之列。且官无幸进,正可激励人才,使之向上,获益更多。此举为盛衰兴废所关,若守一隅之见,为拘攣之语,不为国家建万年久长之祚,而为满人谋一身一家之私,则亦不权轻重,不审大小之甚矣。在忠於谋国者,决不出此。

  奴才谊属宗支,休戚之事与国共之,使茫无所见,万不敢于重大之事卤莽陈言。诚以遍观各国,激刺在心,若不竭尽其愚,实属辜负天恩,无以对皇太后、皇上。伏乞圣明独断,决於几先,不为众论所移,不为浮言所动,实宗社无疆之休,天下生民之幸。事关大计,可否一由宸衷,乞无露奴才此奏,奴才不胜忧懑追切。谨奏。

上一篇:祖大寿归降誓天   下一篇:奏请变通成法摺
 
copyright@www.cqlib.cn 牡丹江古籍保护中心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06004527号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 邮编:400037 咨询电话:6521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