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工程新闻 各馆动态 数字资源 讲座视频 满族文化 文件下载
牡丹江市共享工程中心简介
牡丹江支中心辖绥芬河、宁安、海林、穆棱4市和林口、东宁2县及东安、西安、爱民、阳明4城区。全市总面积4.06万平方公里。牡丹江市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在牡丹江市文广新局的领导和支持下,逐步推进,稳步发展,更多>>
牡丹江地区资源服务平台
牡丹江地区数字资源服务平台 更多>>
 当前位置 >> 首页 >>    >> 奏请变通成法摺
 
奏请变通成法摺
 
加入日期:  查看人数: 4897   作者:admin   【
 

2007-05-13 13:49


出使美、日、秘鲁大臣伍廷芳奏:为教案迭起,内治无权,拟请变通成法,亟图补救事。窃查近来边衅之开,每起于教案。而教案所以多者,推原祸始,则由昔年与之订立条约,许以遍

出使美、日、秘鲁大臣伍廷芳奏:为教案迭起,内治无权,拟请变通成法,亟图补救事。窃查近来边衅之开,每起于教案。而教案所以多者,推原祸始,则由昔年与之订立条约,许以遍地传教,不许以内地通商,殊为失策。实则通商利多害少,传教则不然。盖富商硕贾,身家既厚,爱惜体面,而不肯为非。传教者阳托劝人为善之名,广为号召门徒之举,各国近已不甚崇信其教。及来中土,气焰倍张。内地不逞之徒;又从而煽惑,为之羽翼,每藉入教以抗拒官长、凌轹平民,群受其害,则归怨于教士,积忿既久,衅端乃成。事每起于至微,祸辄生于不测。今欲预弥其变,惟在内治有权。  查各国通例,凡他国人在本国者,皆归地方官管束,犯案皆归地方官讯办。惟中国商民往他国者,受治于他国之官;而他人来我中国者,则不受治于我,侈然而肆无所顾忌。冠履倒置,职是之由。然彼之人民不受约束、犯案不听讯办者,非专恃强以凌人也。彼所藉口,盖有两端:一则谓我限以通商口岸,民人应就近归彼领事管束;二则谓我刑律过重,彼实不忍以重法绳其民。日本始与泰西立约,亦与我同;继乃憬然觉悟,幡然变计,不肯以两端碍其自治,而国以寖强。臣闻择祸莫若轻,择福莫若重。与其胶柱鼓瑟,贻无穷之隐患,何如改弦更张,以收变通之利乎?  方今强邻虎视,各欲得地以便私图。与之则启争,不与则致寇。援一体均沾之例,存多方要挟之谋,有如六国割地讲(和)解,以图一夕之安,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环生迭起,能不寒心。小国为各国觊觎久矣。澳门、香港归其管辖,口岸租界有如外府,然犹贪求无厌,得寸思尺。夫欧洲如瑞士、比利时皆蕞尔小国,然颇能自立,不致见逼强邻。而中国独数被侵凌者何哉?彼全国通商,重门洞开,示人以无可欲。中国深藏固闭,转有以启其觊觎之心故也。人情于所歆羡之物,予者持之愈坚,则欲者求之愈急。一旦取怀而予,显豁呈露,每有逡巡却顾,废然思返者。今欲为一劳永逸之谋则莫如开诚布公之策,应请旨密饬总理衙门,将各国通商一条通盘筹算,熟计利害,毋稍隐讳。如以为可,则明降谕旨,无论大小各国皆与通商。沿海地方,择商务最繁之一二省先议举行,其余酌分年限,次第开办。各国商民准其任便居住。德音一沛,则天下各国闻者将曰:中国之人不分畛域,一视同仁。如此,则中国政令一新,方图自强。如此,有不鼓舞欢欣、奔走偕来、乐观王化之成者哉?论者谓不索而获,是益寇也,不求而与,是示弱也。开门揖盗,非计之得者。如方今辇毂之下,左袵者已交错往来矣,内地各处皆任其游历,任其传教矣!何独于商人而反靳之。且租界之设,专为通商,遍地通商,则应收回租界。因而正教之曰:目下商务既广,任便居住之例已行,凡教士商民在我国者,我既任保护之责,即当有约束之权,而又无辞以难我也。则内治有权,衅端可弭矣。且分年开办,或十年或二十年,我自主之。即沿海之地先行试办者,亦必订立条约,彼此会商,夫然后行,仍非一朝一夕之故也。我以其暇日整军经武自可图自强,安见通商必能为害哉?况通商之区,各国视为公地,平时均沾利益而莫之专,有事互相箝制而莫敢先发。观于甲午、乙未之交,日本纵横海上,天津、上海以通商公地,独免被兵,是明为推广示无外之规模,实隐固藩篱,作无形之保障也。  查日本与各国订约全国通商。然闻商情仍愿萃处繁富口岸,以运货内地,路远利微,情形大略相同。如我已弛禁,而彼不能来。是阳与以虚名,而坐收其实利也;论者又谓:开通之地广则通商愈多;通商愈多,则我民生机愈困。不知前者通商之地,皆成繁富之区。且自通商以来,内地华商不少豪富;而轮舶不到之处,生机反益萧条,是通商不足以病我明矣。盖彼以货来,我以货往,有无原可相通。即我货之往不如彼来之多,然日用所需,僦赁所费,展转流通,小民亦可均沾其利。我若能广拓商务,精求工艺,并可师其所长,辅吾所短,互相规仿,厥益殊多。臣观泰西各国,或数百年或且千年图治之源,具有条理。因通以立国者有之矣;未闻因通商以失国,亦未闻藉通商以取人国者也。必谓通商既多则朘削小民,剥丧元气,岂通论哉?至于入口税重、出口税轻,环球通例,中国反是,未免受愚。今既破除成例,各处通商,即当仿行西法,加重入口税。所有烟酒各物,查照各国税则,一律加增,于国课必有裨益。诚能控制得宜、权衡得当,亦异日富强之基也。  若夫法律,原以齐民。轻典重典,时为损益,伊古以来,帝王不相沿袭也。臣愚以为西法律,固不能强同。然改重从轻,亦圣明钦恤之政。况因不一之故,以致华民科罪,则虽重犹以为轻;洋人定案,则极轻犹以为重。无术以杜彼族之口,岂足以示廷尉之乎。夫法无不变,制贵因时。应请饬下部臣,采各国通行之律,折中定设,勒为通商律例一书,明降渝旨,布告各国。所有交涉词讼,彼此有犯,皆以此为准。此律一定,则教民教士知所警,而不敢妄为。治内治外有所遵,而较为画一矣。  以上数端,迹近纷更或骇观听,然事变如此其亟,时局如此其难,非破除成见,早为之所,恐不免为彼族所凌侮。臣熟计深虑,反复筹思,慨内忧外患之迭乘,非拘文牵义所能定。惟有探原以导,握要以图,消隐患于未萌,庶时艰之有补,用特不揣冒昧,略陈其愚。谨奏。光绪二十四年正月二十日。

上一篇:奏请宣布立宪密摺   下一篇: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奏厘定奖给洋员宝星章程折》
 
copyright@www.cqlib.cn 牡丹江古籍保护中心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06004527号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 邮编:400037 咨询电话:65210910